“念亲恩”:我的母亲_山东鲁中公路建设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企业风采
  • 专题活动
  • 行业信息
  • 电子期刊
  • 工程案例
  • 科研机构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在线招聘
  • 内部办公
  • 

    新闻中心

    MENU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活动 >
    专题活动

    “念亲恩”:我的母亲

      来源:人力资源部 作者:程昌 时间:2019-05-11

      今天是2019年5月10日,后天就是母亲节。谨以此文献给母亲,这里没有催人泪下的感动,有的只是生活的小确幸。不知是年龄的原因还是性格的原因,我不喜欢轰轰烈烈的感动,我喜欢的是细水长流的温存。
      我家在农村,父母是在土里“摸爬滚打”的庄稼人。从我记事起,我们村就是附近有名的西瓜种植村,父亲母亲是地地道道的瓜农。记得每年夏天,农村没有城里那么多的盛夏浪漫,有的只是记忆里我稚嫩小手搬不完的西瓜。敢说这世间没有一个女子是不爱美的,而我的母亲,在那西瓜季,总是穿着一件有些许泥斑的印花布衫和一条整个夏天不曾放下裤腿的裤子,脖子上还总是挂着汗渍渍的毛巾,就这般装束的母亲在瓜地里穿梭了整整一个夏天。盛夏晚晴天,炎炎烈日从未偏袒过谁。有时候会有从城里来收西瓜的车,母亲从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炎炎日正午,收瓜的小贩都会懒洋洋的斜躺在驾驶室里,一台旧风扇在头顶上吱吱呀呀的转个不停,而母亲为了下午卖的西瓜有更好的卖相,中午便草草吃了饭,就在露天瓜地里剪瓜秧盖住一个个绿得要淌的西瓜,来防止阳光太晒会影响西瓜的卖相。其实卖西瓜大多都是一大早去摘瓜,偶尔遇到下午回城的商贩,瓜农也绝不会放过如此难得的机会,也许你永远想象不到在农村大批量卖西瓜是有多难。母亲每次从地里回来总会带回一个口感最好、最沙甜的西瓜给我,母亲总会一边擦脸上的汗,一边问我热不热、西瓜甜不甜。那个时候,天天吃西瓜,但母亲每次带回的西瓜却是一个比一个甜,没有吃腻的感觉。
      我家种西瓜已经是十年之前的事了,这十年之间我再没有吃到过比母亲挑回的更沙甜的西瓜了。现在母亲已不再下地,而是在工厂做活,工厂的活并不轻松,母亲却做的不亦乐乎,只因为工厂的工资会比种地高,母亲每次发工资后都会是笑吟吟的对我说:“看见没,这是将来给你娶媳妇用的”,我总是笑笑,不知说什么,有时候甚至一句简短的:“妈,您辛苦了,我爱您”,也不知为何总是会卡在嗓子眼里。在工厂工作,母亲再不用受风吹日晒,但爬上母亲脸的皱纹却没有削减,母亲也许因此容貌会比较显老。记得有次母亲笑着说:“上次我和你三姨去超市,人家以为我比三姨年纪大呢(母亲在家排行第四)”。瞬间酸酸的感觉蔓延了整颗爱着母亲的心。母亲为了这个家庭,为了我,付出了太多,太多。有次去姥姥家,无意间看到母亲二十岁左右的照片,在那个化妆品缺乏的年代,母亲一脸素颜,搭配着一头中长烫发,温婉不失时髦;现在母亲留的是干净利落的中短发,虽不及职场女精英,但我总能从母亲眼中看到朴实、坚韧。
      我的母亲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总是以唠叨的形式,爱着自己的孩子。以前有烦过,但随着慢慢长大,了解到儿行千里母担忧,体会到母亲为生活奔波的不容易,我越发喜爱母亲的这种唠叨了。母亲节就要到了,只愿时光对母亲再温柔些。慈母爱,非为报也,惟愿母亲平安福康。